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是我哥!》。

(一)暮色已临。葛停香走上长廊必有一战,这一战必将比刚才那一

烈日当空,这夏初的正午,阳光足照,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上的一切,大地被晒得发焦发烫,仿佛被一只巨大的火炉罩住了,使人透不过气来。

  风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万里碧空中飘着朵朵白云,它们有的几片连在一起,像海洋里翻滚着的银白色浪花;有的几层重叠着,像层峦迭嶂的远山。

  每年的这个时候,北京城就进入了猪笼的日子,燥热,乏味起来。

  张青林正趴在茶桌上小憩,上午程澈来了之后,吃完饭就陪着江昕月去表店修表了,周姐打来电话,有事请了假,就剩他一个人在“水云蓝天”,看了一会儿书,就睡着了。

  “您好!请问江亥言在吗?”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位身穿白衬衣的男人。

  张青林猛地被这厚重的嗓音惊醒,忙不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他看到门口站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一件纯白衬衣,黑裤子,发型整齐的梳在脑后,手里抱着一个尼龙袋子装着的包裹。

  他扫了一下这个人,说道:“他不在,找他有事吗?”

  男子见张青林相貌亲和,稚气,嘴角微微上扬笑道:“这是江亥言的包裹,地址留错了,我特意从店里跑过来,给他送这一趟,麻烦你转交给他。”

  张青林接过包裹,这包裹并不重,看了看上面的快递单子,确实是写错了,“谢谢您嘞,上里面喝口茶吧!”

  “不了,我这还有事,先走了。”那男的转身向外走着。

  张青林见他走的匆忙,也没好意思留他,忙说了一声:“慢走啊。”随后,他拿着包裹走到了茶台那里。

  江叔的包裹?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谁给江叔寄过东西,张青林好奇的看着手里的包裹。

  “青林,看什么呢,谁的包裹啊?”江昕月和程澈从门口走了进来。

  “呐,江叔的。”张青林把包裹递给了江昕月,然后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程澈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俯身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道:“那哥们神手,不到20分钟就修好了,我和昕月还去了一趟刘奶奶家。”

  “我爸的包裹?里面什么东西啊?谁寄给他的。”江昕月抱着包裹,颠了颠说道。

  “这上面没写寄件人吗?打开看看不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程澈放下茶杯,把江昕月手里的包裹抢了过去说道。

  “吴州,思月县?......这思月县不是那个枫城吗?”

  江昕月嘟着嘴,把包裹抢了回来,“等我爸回来,让他自己拆吧。”说完,便抱着包裹要上二楼。

  “昕月,江叔一定是订了什么茗茶,咱们打开看看呗,反正早晚都是要打开的。”程澈觉得这包裹上的地址有问题,看了一眼张青林,拉住江昕月的胳膊说道。

  “是啊!月月,最近生意不太好,要真是好茶,可以拿出来顶一下。”张青林转过身说道。

  江昕月眨眨眼,看着他们,想想他们说的也对。

  “好吧!”三个人围

杨晨东仅仅是一现身,仅仅是说了一句话,原本不应该打开的城门便完全的敞开。这一幕看在了随行的朋越和八道江眼中,一股自豪之感是油然而生。

王勇也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异是大受震动,对于杨晨东有了更多一层的认识。这个年轻人倒还真是有些本事啊!

城门大开,杨晨东一行人便入了城,便早有人带路直奔城中的大牢而去,程源正是被扣在那里的。

大牢距离城门并不算是太远,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就来到了这里。当到及这......

江玉郎陪笑道:前辈只管放心,像做梦一样,他看见的死人是活

要说海庆这个人还是有些能量的。自从闫江被杀之后,他就想尽了办法,在老挝省政府安插了一个眼线。安全局把这个情况汇报上来的时候,恰巧栾小晨不在,事情正好被这位眼线获知,他连假都没有请,直奔海庆的府中,把消息传了一劫。

来那个人坐在墙角下,李浮尘拍着余震岩的肩膀道:“余老师,你这不行啊,比人家高了一个小境界还打不过人家!”

“还不是为了救你小子,不然我能这么束手束脚?”余震岩一副被李浮尘拖累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是我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沉四方

金楚画

星沉四方

阳神

星沉四方

马可菠萝

星沉四方

东方小少

星沉四方

吉三小姐

星沉四方

悲伤之人的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