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又明悟了!(万更求订阅)》。

“鳳嘯,鳳鳴,列陣!”那個學長聽到唐宇的話,一刻沒有廢話。

他立刻迅速站直了腳,神情嚴肅地對身后的兩名風系靈者說道。

那兩名風系靈者也迅速站直腳步,催動起各自的風系功法,斗場上霎時間狂風大作!

“小瑩,水幕!”唐宇看著這斗場上的狂風,立刻對后面有些站立不穩的白小瑩說道。

“嗯!天源凰水一一水幕!水的柔,水的循環!”白小瑩雙手結印,催動天緣水凰決,立刻形成了一個半球形的防御水幕,將唐宇三人包裹了進去。

“敢問,學長叫什么名字?”唐宇看著對面的學長,問道。

“李風嘯,風系靈者,靈力值四百八十二點,靈士四重巔峰!”

“李風鳴,風系靈者,靈力值四百八十點,靈士四重巔峰!”

“李炎浩,火系靈者,靈力值五百零六點,靈士五重初期。”

三人各自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及級別。

“我靠!李氏三兄弟啊!他們三個不是在學院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么?怎么今天跑這里來了!”

“對啊!平時都沒人見過他們,幾乎沒人知道他們長什么樣。現在看來,這仨人好帥啊!”

“帥?難道唐宇就不帥了么?唐宇的級別比他們還要高好不好!唐宇加油!我們永遠支持你!”不知道是哪一群妹子在看臺上吼了起來。

“那有什么用?你沒看見他后面的兩個女生都是靈士三重的嗎?靈士五重帶兩個靈士三重的人去打一個靈士五重兩個靈士四重的,怎么可能

打得過嘛!”

“你這傻叉!你沒看見剛才那個水系的輔助一下子搞死他們兩個靈者嗎?!”

“說誰傻叉呢!”

“說你傻叉!咋……啊啊啊!你這臭女人,臭不要臉是吧!抓我頭發,我弄死你我!”

“啊!我靠!你這死婊子!抓我胸!你不知道女人的胸不能隨便抓啊!”

眾人都無語了,呆呆地看著這兩位傻了吧唧的女生。

最后,這兩名女生被兩位學姐給無情地扔出了斗場……

回歸正題。

再看場上,愣是狂風大作,如若沒有結界阻擋,看臺上的眾人絕對被波及了。

雖說環境如此惡劣,但白小瑩的水幕不是吃素的呀!

縱使對面兒風系為靈士四重,依舊不能撼動白小瑩的水幕。

這讓對面的學長很是惱火。

三位學長看著對面的唐宇三人,有些疑惑。

唐宇火系,靈士五重;那個小蘿莉水系,靈士三重中期的樣子。

但另外那個美女……她的系別尚未可知啊!

“先試探試探。”李炎浩攜帶著風之速,手上燃起熊熊烈火,朝著水幕砸去。

“小瑩,你這水幕能分離一些么?”唐宇看著李炎浩朝這里沖了過來,看著白小瑩,問道。

“可以啦!唐宇哥哥你走出去就有一個單獨的

  如果说之前的兔宝只是伪装,那现在的哭泣就是真情实感。

  没有谁不畏惧死亡,正如同没有谁喜欢996一样。

  虽然这样的类比有失偏颇,但仔细一想又格外相似。

  死亡可以吹为安宁归去等等美好的词汇,而996也可以吹成福报一样。

  惨痛的同时,又格外真实。

  兔宝的骤然泪崩,让陈默和吨叔略皱眉头。

  倒不是兔宝不可爱,只不过两人讨厌在谈论事情的时候有人哭号。

  哭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至少不能解决两人都......

捉贼捉赃,这道理他也懂的代之,咸举谦。乃进左都督

叶风流听到塞米拉这么直接的邀请他加入谋权篡位的行动中不禁有些惊讶,于是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塞米拉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帮你?而不是转头将你卖了获得更稳妥的回报?”

“其实当我看一千六七百米,大家就有譜了吧!”

人們聽他這么一算,覺得很直觀,就又爭論起來,往這里那里設計。包文春說:“具體怎么搞,大家商量著來,我建議,趁著冬季農閑把路線確定下來,然后組織勞力備土準備路基,年后出了正月就開工,我現在就去找老任談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又明悟了!(万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镇世仙尊

不问三九

镇世仙尊

钟昱

镇世仙尊

菠萝饭

镇世仙尊

行者大兵

镇世仙尊

二斗

镇世仙尊

南瓜不在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