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金圣龙VS碧磷蛇皇(上)》。

柳余恨萧秋雨、独孤方都已悄悄,人生便没有雨天。给生命一个

蛇女族群性情大變,每一個蛇女的眼中,似乎都沒有了任何感情。

他們再也不畏懼死亡,也不再為任何事情感到高興。

但是此時此刻,卻又無比的清醒。

現在他們腦子里,只有抗敵這唯一的一個想法。

又過了一些時間,土墻外的異獸,逐漸退去。

淺葉站在高處看得清楚,在全部異獸退回樹林后,她會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身體逐漸恢復本來都大小,一雙豎瞳也不再冷漠。

結束了,一起都結束了。

她像是被抽走了全部力量,往后一倒,落入張小河懷中。

“這只是第一波攻擊,異獸發現了異常,所以才會退去,過不了多久,他們還會回來。”身后傳來老樹悠悠的嘆氣聲。

張小河回頭,正好看到他。

“聽你這么說,你知道的似乎不少。”張小河問道。

“換個地方說話。”老樹道。

張小河將淺葉交給趙助,交代道:“今天到吳有家借宿一晚,淺葉需要好好休息。”

“二哥,這個老樹皮是誰?”趙助眼神古怪地看了看老樹。

他沒見過老樹,心里自然多了很多警惕。

“我認識他,你按照我說的就好。”張小河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趙助放下心來,抱著淺葉往吳有家的方向走去。

張小河跟老樹,則來到了一個漆黑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面有些潮濕,空氣中帶著一股木頭腐朽的氣息。

張小河咳嗽幾聲,捂住了口鼻。

“最近下雨,雨水滲進來的多,木頭也跟著爛了。”

“不過你不用擔心,這里還算穩當。”

老樹點燃一個蠟燭,地下室瞬間亮堂起來。

“坐吧。”老樹指了指旁邊的桌椅。

張小河站在原處沒有動,他面無表情地說道:“不用了,我們還是快點說完吧,我弟弟那邊還在等我。”

“好吧,也就三兩句話的事。”老樹耐不過他,接著說道:

“你想知道的,我都會告訴你,但是我需要你保密。”

老樹看起來很嚴肅,絲毫沒有馬虎的意思。

“你說吧,我會保密。”張小河說道。

“其實我本身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實話告訴你,現在的我只有部分記憶碎片。“

”魔神每一次重啟,都會失去大量記憶,保存下來的記憶十不存一。”

“這次,異獸一夜之間強大了很多,而且他們還圍攻了出云鎮,你覺得他們偶然的嗎?”

張小河眼中流露出思索,緩緩說道:“異獸種類繁多,有的是昆蟲,有的是獸類,這些生命平時都會互相廝殺。”

“可今天居然目標統一,攻擊出云鎮,確實很詭異。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操控異獸?”張小河忽然想到這個可能性。

老樹點頭說道:“沒錯,確實有東西在暗中謀劃。”

“我的記憶告訴我,藏在暗處的敵人,應該是我的宿敵,因為我們創造了蛇人族群,因此他們把蛇人當做敵人。”

“我只知道他們叫做,原生體。”

“其他的我就一點也不知。”

老樹說著,一張本就干枯的臉,此時褶起了一個個皺子。

“原生體……”張小河站遠處思索良久,隨后說道:“如果能夠擊殺原生體,那是不是就沒有異獸進攻出云鎮?”

“理論上,是可以,但是我的記憶告訴我,原生體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原生體是能夠跟魔神對抗的存在,你不一定處理得了。”這是老樹最為發愁的地方。

“許多文明遺留的戰斗武器,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會遵從文明原本下達的命令。”

“像我這樣,產生自我意識的其實不多。”

“說不定你以后,可能會面臨其他魔神大敵,我只能祝你好運。”他接著說道。

張小河眼睛反射著搖曳的燭光,半天沒有說話。

“你也不用太擔心,我會協助你。”老樹以為他害怕。

“我不去主動招惹他們,達到目的后,我會找一個安靜地地方好好生活,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張小河步履匆匆,正要走出地下室。

這時,老樹在他背后喊道:“等等!把這個拿上。”

老樹扔出一段綠色的樹枝,有張小河一根手指的大小。

他接住樹枝,詢問道:“這是什么?”

“你可以稱他為通訊樹枝,必要的時候,用它跟我遠程通話……”

老樹說明了樹枝的具體用途,張小河試了試,學會使用之后,他便匆忙離去。

地下室內燭火熄滅,老樹坐在黑暗中,心情有些惆悵。

在張小河看來,他是強大無比的魔神。

可在文明眼中,他只不過是個小小的武器,只不過是千萬渺小存在之一。

他哼起了人類的歌曲,是上個時代的樂曲。

此時接近凌晨,由于剛下過雨。

路面到處都是深淺不一的水坑,夜晚道路漆黑,很容易踩到。

走過幾條大路后,就會發現鞋子濕透了。

張小河一路狂奔,在黑夜中,已經不知道踩了多少的水坑。

褲腳早已濕潤,鞋子更是不知道浸泡了多久。

他步履匆忙,可是不知道自己在擔憂什么。

內心隱約有些不安,只是一點點,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

他一路上不知道踩了多少個水坑,終于到了吳有家門口。

咚咚咚!

他彎著腰敲門。

嘎吱!

房門打開,一位蛇女給他開的門。

“你找誰?”街道上沒有多少光線,陳醋顯然沒有認出張小河。

“我找……吳有。”張小河喘著粗氣,艱難地說道。

“你是老吳的朋友啊,趕緊進來吧。”陳醋這才認出張小河。

他跌跌撞撞地走進房間。

屋內點著燈,但卻顯得有些暗淡。

吳有和趙助各坐在一張椅子上,兩人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淺葉怎么樣?”張小河進來之后,問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趙助被驚醒,說道:“淺葉沒事,她只是累了,休息一陣子就好。”

張小河這才放下心來,臉上也對了一點笑容。

“沒事就好。”

陳醋去房屋里間找了一個凳子出來,遞給了張小河。

“謝謝啊,弟妹。”他笑著說道。

眼下,也只有他才笑得出來吧。

安排了一些茶水之后,陳醋回到了里面,外邊坐著三個大老爺們。

他們沒有搭話,房屋內再一次陷入寧靜。

“老張,你覺得我們要怎么才能活下去。”吳有撓著頭說道。

他有些痛苦,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安寧的地方,眼看著就要過上穩當的日子。

然而在短短幾天內,安穩毀于一旦。

“我們必須要走,再一次流浪。”張小河正要說什么,吳有接著說道。

之后,屋內安靜許久,一點聲響也沒有。

“或許……還有機會。”他的聲音猶如萬古長夜中的一聲輕嘆。

既惋惜,又有期盼。

“也對,萬事萬物都不好說,應該還有希望。”雖然他的語調改變,可是臉色已經沒有一點緩和。

“又來了,多年前的災難又來了……”他哀嘆不已。

張小河沒有說什么,只是安靜地聽著。

多年前,他們要逃亡,每天想的無外乎如何保命,加上那個時候還小,很多事情不懂。

現在他們能夠想到的,超出以往,內心的想法也在一次又一次變化。

趙助忽然抬起頭,看向張小河,哀傷地說道:“二哥,我想過安穩的日子。”

張小河不能回答他,因為他做不到,他無法允諾任何人安全。

連他自己也只不過,是無邊世界中的一顆塵埃,如何承諾他人更多。

“要是我們解決了這里麻煩,我們就在這里住下吧。”

“跟妹妹一起住下,我們在這里能夠提升實力,也能夠過上安穩的生活,我們在這里住下好不好?”

他的語氣逐漸激動,說完之后,就把頭埋到雙臂之間。

人并不是一成不變的,很多事情都能改變一個人。

這次異獸入侵,再一次讓他想起了人類有多么弱小。

即便人類之中有很多卡牌師,依舊不能改變這一點。

因此趙助退縮了,他想要躲到一個角落,再也不出去。

張小河心里明白,沒有人喜歡天天活在顛簸之中,人們要的只不過是安寧而已。

沉默良久之后,他才緩緩回答道:“好,我們想辦法解決異獸的問題,然后在這里安穩地生活下去。”

兩人低著頭,對于他的話絲毫沒有反應。

他們心里其實都知道,出云鎮全部人加起來,也打不過異獸。

希望對于他們來說,是一種奢望。

這個時代,摧毀與破滅才是常態,安寧與創造極為罕見。

“睡覺去吧,大伙都睡覺去吧。”張小河把他們兩個叫了起來。

“一直在這里瞎想也不是辦法,最壞就是死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張小河把燈給熄滅。

兩人就在椅子上睡過去,直到聽到他們兩個此起彼伏的鼾聲。

張小河這才悄悄開門,走了出去。

他來到鎮外,取出衣服兜里的通訊樹枝,聯系老樹。

連通之后,他第一句話就是:

“我要殺了原生體。”

對面忽然沒了聲音,張小河再重復了一遍。

江對面的白勇,也在視察江邊防線,跟在他身邊的,正是星夜馳援的鄧勤。根據孫宇親兵傳來的命令,明日一早就得渡江作戰,力爭全殲對方,然后直撲莆田縣城。

白勇急啊,那三位都立了大功了,全殲張漢思精銳,自己能不能立大功,就看明日戰果了。

“對方的將領張碩,鄧校尉可認識?”白勇問身邊的鄧勤,明日就開戰了,知己知彼才好。這鄧勤跟張碩,都算是清源軍的將二代,彼此之間,應該有所接觸才是。

“好大喜功,謀而無斷,且怕死惜身。明日只要我大軍渡江成功,必然望風而逃。”這張碩他自是知道的,小時候沒少在一起干仗,只是他爹是自己老子的頂頭上司,不方便下重手罷了。那小子每次都是先挑事,然后自己忍不住出手,他吃點虧就逃。

“這就好,明日渡江,我軍為先鋒,鄧校尉在旁掠陣,等我軍在對岸站穩陣型,再渡江如何?”白勇覺得吧,對方算是客軍,這是自己的主戰場,硬骨頭得自己來啃。

“不行,在下愿為先鋒,還請白校尉給個機會。”鄧勤拱手朝白勇行禮,他太需要這個機會證明自己了,只有表現出勇猛向前的姿態,以后才能在孫宇面前掙得一席之地。

“好,那我為鄧校尉掠陣。”既然對方愿意去拼命,白勇無所謂,這場仗,只要打贏了,最大的功勞就是他白勇的。

兩人又詳細商議了一番細節,確保明日能夠協同作戰,包括渡江之后的陣型,需要占據的地形等等。

次日天不亮,整個營地就開始埋鍋造反,無論是白勇所部,還是鄧勤帶領的士兵,都憋著一口氣,一定要打出氣勢來。

江面并不寬,不過百來步,岸邊準備搭建浮橋的小船,慢慢朝著江中間行去。到得江水深處,將長木樁沉入江中,然后拿起大錘夯實,后面一艘船再將浮橋固定在上面。

白勇準備同時搭建兩座浮橋,彼此相距二十仗,減少對方弩箭覆蓋的同時,渡江之后,也方便協同作戰。

鄧勤緊張得捏緊刀柄,他一直都在泉州城守衛,何時見過這等場面。但是他不甘心,他要有所作為,不愿意像他爹一樣,一輩子幫人守門。

甘越剛起床,剛準備去方便,親兵著急慌忙來報,劍州軍這么大動靜,自然瞞不過沿江得守衛。

“沒看錯?”甘越一驚,對方原本都是守著不讓己方渡江,現在居然準備渡江朝自己發起攻擊,這肯定發生大事了。

“沒有,對方浮橋都快架到江中間了,將軍趕緊拿主意啊。”親兵急得不行,最多兩柱香得功夫,對方就可以發起攻擊了,如今水流很緩,浮橋只要過了深水區,對方就可以發起進攻了。

“快,去后面稟報大公子,讓他速速前來支援。”甘越連方便都顧不上了,直接朝著江邊跑去,老遠就看見對方的浮橋已經架到江中心了。

“快,下令,所有人,立刻來江邊防守,準備作戰。”甘越大吼,他們這邊早飯還沒做好,但是顧不得這些了,先打了再說。

“所有強弩,全部瞄準船只,給我射!弓箭手,全部在前面設防,一旦進入射程城,立刻攻擊。”在甘越的命令下,整個營地立馬動了起來,強弩全部上弦,朝著江中的小船射去。

白勇早有預料,小船經過特別加固,整個船頭都以厚木板加固,根本難以射穿,士兵都在船尾忙碌,有條不紊朝著對方而去。

“出發!”眼看已經過了深水區,鄧勤一聲令下, 當先舉著大盾的士兵,朝著浮橋走去,只要過了深水區,涉水作戰也不是大事。

兩條隊伍宛若長龍,朝著對方快速游動,只要渡江成功,此戰就算成功了一半。

“嘣”一支弩箭射穿當先一名士兵的盾牌,狠狠扎進手臂,巨大的力道,直接將他摔落江中。因為甲胄跟盾牌的重量,士兵直接沉入江中不見。后方士兵毫不停留,繼續舉著盾朝前走,走在前面的,風險雖大,可若是第一個登上對岸,那獎勵,足夠吃用一輩子。

“將軍,不好了,后面營地空了,連個人影都沒有。”剛才甘越讓去后面找張碩的親兵,還未到近前,就扯著嗓子喊道,也顧不得保密了,這下他們完了。

“放屁,怎么可能?你敢亂我軍心?”這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將甘越給霹了外焦里嫩,直接抽出長刀,架在親兵的脖子上,他不相信。他張碩再混蛋,也不至于將自己賣給敵軍吧。

“將軍,你就是砍死我,我也是這么說,真的沒人了,就剩一地的帳篷,咱們被當作棄子了啊。”親兵直接跪在地上,他也不想相信這事,可都是他親眼所見。他自打當兵開始,就跟著甘越,如何會欺瞞于他。

甘越明白了,肯定是張漢思敗了,而且敗得很慘,張碩那狗日的,自己跑了,留下他墊背。

舉目四眺,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他們都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兵,都在等著自己下決定。就連剛才射擊的弩手,也停下了動作,他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他們被拋棄了。

“他不忍,別怪我不義,全部停手,咱們投降。”甘越心思百轉,除了投降,就是逃跑。可就這么跑回莆田,對方肯定死死咬住,那張碩肯定不會給自己開門,照樣死路一條。自己有沒有糧草輜重,連找個地方一鉆,當山賊的資格都沒有,兩千人的吃喝開銷,自己去哪弄?至于搶老百姓,他干不來,反正跟對方尚未開戰,投降應該有優待。

“將軍,咱們家眷都在莆田,這、這該如何是好?”一名校尉擔憂問道,這張碩敢將他們留在這里當棄子,打的就是因為以他們家眷作為要挾,讓他們跟對方死拼。

“那就將他們全部殺光,替父母妻兒報仇。咱們就算死在這里,城中的父母妻兒就能過上好日子么?對方敢進攻,張碩那狗日的一聲不響跑了,張大將軍必然兵敗,指不定都死了。就張碩那個酒囊飯袋,憑一縣之地,還能翻上天不成?若是咱們跟對方死拼,劍州軍進城之后,咱們的妻兒老小,能過上好日子嗎?你們愿意跑的,趕緊跑,我不攔著,但是以逃兵身份回莆田,你們只能祈求張碩放你們一馬。”甘越想清楚了,他不跑了,迎戰肯定死,妻兒老小以后也沒好日子過。逃跑的話,回去也是死,還連累妻兒老小。投降的話,不知道妻兒老小能不能活,至少他可以選擇報仇血恨。

“將軍,我愿意投降。”一名都頭將刀往地上一扔,他不管了,也顧不上那么多,跟著將軍走就行。

“鐺”

“鐺~鐺”

武器扔了一地,沒有人逃跑,反正隨大流,先活下去才行。

鄧勤夾在隊伍中間,親自舉著大盾,朝對面而去。原本不斷地弩箭,突然停了下來,鄧勤邊走邊將腦袋探出來,對面的人居然離開江邊,聚集在一起,這是搞什么,難道要跑?

“快、快,再快點。”鄧勤大急,這些都是功勞啊,跑了自己拿什么請功。

跑在最前面的士兵,走到浮橋的盡頭,毫不猶豫跳下去,涉水前行。他不知道對方在干什么,既然沒有攻擊,那就跑快點,只要第一個上岸,那就是功勞。

鄧勤走到盡頭,也是毫不猶豫跳下去,江水剛過大腿,舉著大盾固然艱難,卻也好過冒著箭矢。

一刻鐘后,鄧勤總算上了岸,就看見地上擺放了一堆的刀槍之類兵器,對方士兵都盤膝而坐。為首的將領,連甲胄都脫了,己方先行上岸的士兵,正提著刀圍著他。

“你是甘越將軍?”鄧勤走到近前一看,當先坐著的正是張漢思手下大將。他也是見過幾次的,如今脫了甲胄,就坐在地上,差點沒認出來。

“你是鄧將軍的大公子,鄧勤?”甘越抬頭一看,居然是個熟人,那這就好說話了,運氣啊。

“正是,你們這是投降了?張碩那小子呢?”鄧勤左看右看,應該沒錯了,就沒個手上有兵刃的,自己這是撞大運了。可這人數也不對啊,明顯少了一大半啊。

“哎,都是自己人,投哪門子降啊,咱們這不是還沒真的開戰嘛,算是歸順,你可得幫咱們說說話。”甘越確定是熟人,立馬站起來拍拍屁股,現在是套交情的時候。投降跟歸順,這玩意可差別大了,投降一般往下降,歸順那是有功之人,一般還得往上走走。

“這事晚點再說,我自己還沒著落呢,就等著立功呢。先告訴我張碩那廝去哪了,我要拿他去請功。”鄧勤一臉尷尬,他自己如今還懸著呢,就指望這一仗了,你他娘算歸順,自己只能拿張碩了。

“應該是昨晚半夜跑的,估計明天就能到莆田了除非快馬,不然追不上。”甘越搖搖頭,這事鬧得,自己現在也想拿張碩去請功了。

”邀月宫主脸上已不见一丝血色们右手握刀,左手竖起中指,它

林肖聽到之后,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里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博士,以前我誤會你了,非常抱歉。”

博士搖了搖頭,根本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心里事是很想幫林肖,但是又不想毀了他手中的血液,所以才遲遲沒有拿出來。

杨晨东没有办法,于光便把事情上报给了在梧州府的关鹰和马威将军,同时送上的还有匪首黄玉亮的首级。

梧州府,前线战报被送上了下来,黄匪军被灭,匪首黄玉亮被枭首,这一切都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金圣龙VS碧磷蛇皇(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步升天

猥琐化妆

一步升天

拼命的鸡

一步升天

闻道苍生

一步升天

或者余生

一步升天

江川小河

一步升天

吐泡泡的鲲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