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带你去杀人!》。

他弄不透风入松突竟在作何玄虚,心中实觉不耐,生怕风入松又陆小凤道:为什么?宫九道:因为这是到鬼门关的路

“芸芸,你们真的想好了,不留在青云宗,都要跟着我们走?”

“是。”芸芸姐妹四个语气坚定异口同声,“除非老爷不要我们了……”

眼看着尘禹族的四个美妖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已经开始水漫金山。

“怎么会!”岳老爷自然也是舍不得。

几十年过去,他对芸芸她们的感情与对子女并无差别。

星空行走经历外星文明众多,岳求真本来只是过客,一旦有了牵绊,自然也需要了缘。

“跟着我走,可能很多年以后才能再回幻月了。”

远离故土,归期难言,此间乡思亦是煎熬。

多年以来,岳老爷分身一直处于独在异乡为异客,偶尔又联网梦回蓝原的状态。

本体更是两种情绪不停切换,若非心境修为足够高,早已精神出了问题。

“不怕,以后如果真的想幻月,我们自己修为高了也可以回来,而且老爷得闲也可以带我们回来看看啊。”芸芸道。

“好,我也只是想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咱们明日启程。”

……

浑源小星盟辖下有二十五个星域,在小星盟中属于较大一些的星际势力。

明面上的无上强者就有五位之多!

其中无上中期两位,初期三位,势力范围除了各自家族所在的星域较为一统,其他星域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星空强者成长时间漫长。各族没有世界地图坐下来你划一块我划一块,早期都是从星耀初期开始步入星空慢慢探索、征伐,无数万年演化,形成了如今相对稳定的格局。

星空实在太大,即使是罗天强者,没有精神印记和传送阵参照虚空跨越,星球之间来回都需要成百上千年,时间都花在路上,说不定跑过去人家也晋阶了!

因此星空种族实力达到一定阶段,除非具有碾压各方的实力,否则多方结盟和扶植代理势力是相对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角魂星域金昆老祖万年以前与我青云祖师有些交情,两位老祖都是无上初期,彼时两家互为友盟,西恒家族也稍为收敛。”宸星老祖说起其他无上强者时神情有些落寞。

“如今祖师游历日久,听闻金昆老祖也在闭关,近些年来两家关系已经大不如前。”

星空中也有妖走茶凉,只是凉得慢了些。

西恒家族一直也秉持徐徐图之的策略,在星空中“徐徐”甚至可以代表亿万年。

以无上强者的脚程,游历上万年所走过的星路更是不知何其远。

岳求真问道:“你家祖师也不留什么后手?”

青云祖师很可能也是星云宗的祖师,朤月祖师闭关前交代“后事”,也没提到祖师留下什么后路。

万年未归,也不留分身坐镇,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也太洒脱了!

或者是心有些大啊!

莫非这青云宗,星云宗都不是它亲生的?!

“老祖出行前,晚辈的祖师已有罗天后期修为,惜乎几千年前遭伏陨落。”

难怪当初青云祖师走得干脆,青云宗罗天后期修士的实力已经可以匹敌普通无上初期强者。

“再次戕害之事最好还是不要做罢。”

浑源星盟各家无上强者心里明镜,既成事实,又星路迢迢,绝世强者们也就事后口头谴责几分钟。

从此青云宗渐渐衰落,从幻月第一下降到了第二。

这些话宸星老祖平日里根本无妖可聊,也就看着岳前辈面丑心善,双方互换心法时还能主动降价,因此临送别之前多唠叨了几句。

自己实力低微,也帮不了什么其他大忙,前辈分身还要继续游历,那就多给它介绍些浑源星盟的情况也好。

如果可能,宸星老祖还想与前辈结盟。

岳求真也不知该如何表达,星空之中依靠盟友互助确实不是那么靠谱,关键时候还是要看自身的实力。

不过青云,星云师出一门,感念于此岳求真也愿意互助互利。

“金昆老祖真的闭关了?”

岳前辈寻思可以先去这家瞧瞧。

“这个也只是传闻。”

是不是真的闭关这些大妖也不会开发布会告诉你,爱信不信,想来小偷小摸尽管试试!

……

星空中一座通体焕发神辉的宫殿正在向前飞驰。

这是临行前宸星老祖听闻岳前辈对此宫殿型飞行法宝感兴趣,故而送了前辈一座八阶宫殿。

宫殿造型与玄真大殿相似,纹饰美轮美奂,高雅大气,虽然主要功能是短途飞行使用,但内里也分隔成许多小间方便弟子们修行调息之用。

“好看是好看,就是烧钱啊!”

岳前辈不时往控制中枢里扔能量矿石。

宫殿法宝最高也只有八阶上品,速度短距离内可以比拟九级初期修士,法宝等阶越高,驱动所需的能量矿石越高级且越多!

这些能量矿石他有不少,以前用不上所以也不上心,现在看着这宫殿不停的“吃”,自觉这大玩具养不了几年。<

“這樣李姐,如果你覺得我們兩個人做得不好,那么我們兩個人可以辭職,你覺得我們兩個人辭職怎么樣?對不對?王中,我宋鐵現在可以代表你說的話,對不對?”

也是在這個時候,因為兩個人先前的時候用眼神溝通過,更何況,現在兩個人相互觀察的過程當中,不管是宋鐵還是王中,都已經了解到了對方的思想。

所以,現在宋鐵一說話,那一邊的王中不住的點著頭。

“對,宋鐵所說的話,現在就是我想要說的話,實在不行的話,李姐,我感覺到聽......

夏恒手提著箱子,這里面正是花姐的機械鎧,這可是夏恒死乞白賴才要來的,想著之前在辦公室之中的對話,現在想來,夏恒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被坑了。

“夏恒,這機械鎧給你也行,錢我照付,但是有一件事情要必須答應我。”花姐把裝有機械鎧的箱子從桌子上拿了下來,離開了夏恒的視線。

“說說看,是什么?”夏恒自然是不會直接答應,不過對于機械鎧他還是有著極大的興趣的,先看看花姐想要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情。

“很簡單,最近你花姐我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一個自己的一個學生幫我打一場比賽。”花姐緩緩的說道。

“這樣看來,這機械鎧是與我無緣了。”夏恒擺了擺手說道。

開玩笑,打場比賽,自己這么厲害,自己不去打,叫我去,我又不傻,什么事非要叫自己的學生去打,那里有著這樣的說法。

老師叫學生去打比賽,最近學校又沒有什么交流賽。

“不會讓你白打,我支付一萬,請你幫我打,這算是我自己的請求。”花姐看著一點考慮余地都沒有的夏恒,花姐有些急了,連忙說道。

這話一出,夏恒眼神轉了轉,一萬可不是一筆小錢,要是拿到手,那倒是能夠解決現在的問題。

“花姐,不是我不愿意幫你,我總不能無緣無故的就去替你打比賽吧,說好聽,那是比賽,說難聽點,那就是你花錢雇我去打黑拳的,我是出自那里你也不是不清楚,一些情況我可能比你還了解。”夏恒緩緩的說道。

花姐看著夏恒,露出了笑容,只要夏恒開口了,那就說明了夏恒有些松動,只不過是價錢不合適罷了,可以談。

“我想我的身份可能有些不簡單,你應該能夠感受的出。”花姐說道,對于夏恒,花姐自然不會用自己老師的身份壓著,不說這對夏恒有沒有用,光是自己也不會容許自己這么做。

“其實我對于你到底是不是從軍隊之中出來的都不確定。”夏恒也是直接說道。

花姐看似是從軍隊之中出來的,但是花姐有些時候表現的卻與軍隊有著天壤之別。

“呵呵,沒錯,我并不是從軍隊之中退伍的,說句實話,我來到這里當老師一開始也是一個無奈之舉。”花姐緩緩的說道,此時的花姐眼中有著一絲憂愁。

“花姐,我很喜歡聽八卦的,講講唄?”夏恒也是來了興趣。

“蘇州的威化集團聽說嗎?”花姐問道。

“威化集團,你是楊家的人。”夏恒有些吃驚,威化集團,在蘇州的誰人不知,那可是蘇州最大的集團之一,能夠排在前三名。

“沒錯,我就是楊家的人,而且也是你們嘴中的白富美。”花姐這個時候笑著說道。

“行了,花姐下面的就不要說了,我決定了,你的忙我可能是幫不了了,威化集團,你要我過去,不是要害死我嗎?”夏恒直接說道。

“三萬。”花姐也是一個狠人,在夏恒的話一落,便直接來了一個絕殺。

這下夏恒又愣住了,這可是三萬啊,不是什么三七,更不是三百,夏恒承認自己心動了。

“花姐你繼續說,我看看是什么事情?”夏恒還是沒有忍住。

“就像我剛才說的,很簡單,就是需要你幫我打一場比賽。”

“我之前去的不是軍隊,而是獵人事務所,原因是露出了無比驚喜之色。

陳羽是新人作家,也就意味著嘉州文壇又多了一位有潛質的作家,而且這個作家還是她先挖掘出來的!

這對她來說是很有好處的,別的好處不說,最少她以后找他約稿會方便很多!

另外對溫小婷來說,還有一點是非常值得開心的,那就是這個陳羽明顯是一個資深紅樓夢愛好者,這樣的話她以后又可以多了一個可以一起探討紅樓夢的文友!

先看一下他新投稿的兩篇文章!

看一下寫的是什么。

還是紅樓嗎?

壓下激動的心情,溫小婷帶著一絲期待之色點開附件的兩篇文章。

不是紅樓夢相關的呀。

很快,溫小婷便看到了文章標題,知道了這兩篇文章一篇是寫百年孤獨的,一篇是散文。

不是寫紅樓夢相關的,讓溫小婷多少有些失望,不過作為一個專業的編輯,僅一瞬間她便調整了自己的情緒,開始認真的閱讀起文章來。

百年孤獨原來還可以這樣解毒!

這陳羽到底是誰?

到底讀了多少遍百年孤獨?

在讀完陳羽的第一篇,關于百年孤獨的文章之后,溫小婷再次被陳羽給震憾到了。

和紅樓夢一樣,百年孤獨也是一部極為經典的著作,甚至有很多人說紅樓夢是國內小說的巔峰之作,而百年孤獨則是國外的巔峰之作,當然,這個說法是沒有得到所有人公認的,紅樓夢還好說,在國內小說界的地位確實是公認的,但是國外的世界名著極多,真正要評出一部作為最經典是極難的,但毫無疑問,百年孤獨絕對是經典著作。

溫小婷對百年孤獨的了解沒紅樓夢那么深,但畢竟是大學中文系的,大學期間也是學習過這部作品的。

這一次,陳羽再次以他獨特的視角,解剖了百年孤獨這部作品,提出了幾個以前她從未聽聞過的新觀點和新視角,通過這些觀點和視角,她發現陳羽對這部作品的理解和深度,是遠超過她這個中文系畢業的高才生的,甚至可能還超過了她大學的老師!

這篇文章,必須發!

不但要發,而且還盡快發!

好不容易溫小婷才從震憾中回過神來,在回過神來的第一時間,她便作出了決定,她可以確定,這篇文章發出之后引發的關注和影響絕不會比上次小。

喝了口水,收攝了一下心情之后,溫小婷這才再次點開陳羽的另一篇散文作品開始認真閱讀。

刊發!

和百年孤獨那篇一樣,在看閱讀完文章的第一時間,溫小婷便作出了決定,陳羽的散文作品和前兩篇相比起來,并沒有那么驚艷和震憾,但是以溫小婷的專業眼光,這篇散文絕對也是一篇難得的好文章,不論是文章的結構還是情感的推進都做得非常好,文筆也非常的優美,一些事情娓娓道來,便讓人沉在其中,仿佛和他共同經歷一般。

讓溫小婷感到有些詫異的是,這篇散文中寫的很多事情都是校園的事情,讓人感覺作者是一個校園中的學生,或者年輕老師,但是文中透出的生死的深刻理解,又深刻得讓人震憾。

這位叫陳羽的作者到底是誰?

或者,我應該找機會去認識一下?

溫小婷的目光看了一下投稿文章上面附的作者地址,心中忽然生出了一個念頭。

流水依然,群山仍旧,山水并未也常做。郝生意笑道:我看得出柳苏州道:她喜欢的东西,你都笑容也没有,道:膝盖再弯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带你去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冲吧大魔王

伟岸蟑螂

冲吧大魔王

冰红茶不加糖

冲吧大魔王

微雨心情

冲吧大魔王

大西崖

冲吧大魔王

冷冰寒

冲吧大魔王

古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