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话生意特别好》。

铁水双手叉着腰,纹风不动站在船头,黑丝的宽袍在风中猎猎飞前面草色青青,木叶也青青。陆小凤并没有直接走进去,他并没

“正有此意。看招!剑破五行!”

燕无忧是为了阻止围观众人继续议论下去,而郭东明则是单纯不喜欢作口舌之争。

郭东明古剑在手,如虎添翼。他手腕一翻,古剑划过一个半圆,虎虎生风。

随着古剑划过,无数玄气疯狂涌向剑身,不断缠绕沸腾,隐约包含着五行相生相克的变化。约莫数息之后,沸腾缠绕的玄气一瞬间停止流动,然后刹那间再次爆发出铺天盖地的威势。

狂暴的能量向剑刃聚集,不断闪烁跳跃,想要吞噬阻拦自己的一切。玄黑色钝刃在能量的包裹下,看起来已经扭曲变形,散发着霸道无匹的剑气。

燕无忧一阵心悸,知道这一剑的威势绝对比上一剑更强,不敢再使出烟雨无定进行防御。

攻击最强的点,往往是防御最弱的点!只要攻势能强过对方,那便是最好的防御!

燕无忧知道洗剑阁的人都是武痴,不会因为他楚国卫边军大尉的身份而有所留手。他心下一横,使出了自己最强的一招。

燕无忧这些年为楚国皇室立下了不少功劳,这才承恩获赏这根下品玄器级别的镔铁长棍,他并不认为自己会在兵器上吃亏。而楚国皇室给的功法和道术,品阶自然也比这些周边宗派的弟子所修习的要高。

“黄龙撼地!”

燕无忧棍出如龙,身似飞鸿,舞动长棍,踏着诡异步法。一个个半拳深的脚印,眨眼间便连接成了一个玄妙的阵图。

燕无忧手中长棍玄气缭绕,不住抖动,发出一阵阵龙鸣之声。长棍越舞越快,好像有了生命,带动他的身子,人影和棍影浑然一体。

棍上的玄气像藤蔓一般,自燕无忧手掌处发出,围绕长棍,一直盘旋到长棍顶端,汇聚变幻成一个深黄色的龙头。

燕无忧眼神一变,长棍向郭东明的方向狠狠一挥,玄气龙头带着龙啸声直挺挺向郭东明扑去。龙头过处,卷起阵阵气浪漩涡。

郭东明战意剧增,剑气积聚到了极致,身形一动,人剑合一,整个人和剑一道向前射去,化作一道势可崩山裂地的斩击,直斩龙首。

“嘶!”

斩击迎上龙首,摩擦声宛若龙的嘶嚎一般。

郭东明去势一滞,龙首开始扭曲变形。交战处的地面水分不断蒸腾,像干旱时节一般龟裂开来。玄气挥散间,不断卷起一块块干燥而坚硬的泥土,落在地面摔成粉碎。

“死!”

郭东明一声暴喝,龙首应声碎裂。龙首被斩,郭东明剑势再无阻滞,连人带剑瞬间出现在燕无忧身前。

燕无忧道术被破,来不及施展烟雨无定,只得双手持棍,横挡在胸前。

“咚——”

剑棍交击发出的声响,犹如古寺的铜钟被巨木撞击,浑厚连绵,余音袅袅。

燕无忧连人带棍,像断线风筝一般倒射而出,狠狠撞向身后的众多楚国士兵。不少筑体期初期的士兵没做好准备,被撞晕过去。燕无忧手中的长棍已经被砸弯,肋骨不知断了几根,整个人不住吐血,疼得说不出话来。

郭东明喘着粗气,腰杆挺直赞叹道:“果真是好剑!李衍兄弟,你此行的目的可是这株火葵?你如果不着急上场的话,这剑再借我玩玩如何?等你想上场了,我把剑还你!”

火葵虽然珍贵,但夺取回魂草的计划不容有失。这种和洗剑阁拉近关系的机会,李衍自然不会因小失大,慷慨地挥手道:“郭兄说笑了!你用便是!”

“有种!”楚国方向一男子踏步走出,望向四周问道,“可还有人要向郭东明讨教?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去领教一二了!”

言下只是單純的說出這個真相。

然而鼠一還是不敢掉以輕心,仍然將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防御上,生怕遭受到柳先生的突然襲擊。同時,他依舊出言嘲諷道:“我以為你永遠都不會承認。這么多年你晚上睡得好嗎?”

面對鼠一的譏諷與責問,柳先生沉默了片刻,才用略帶疲憊的聲音回道:“從陸白死去的那天,直到今天,我連一盞茶的時間都沒有睡過。”

柳先生的回答讓鼠一一時間都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

修士對于睡眠的需求其實呈現一個U形曲線。

在初、中階修士階段,修士因為身體被靈氣洗煉變得越發強健,對睡眠的要求也會隨之變低。

正常人類至少需要兩個時辰的時間來保障每天的睡眠才能保持自己的精力充沛。但對于修士而言,一天往往只需要一個時辰甚至半個時辰就可以保障自己的精力充沛。

到了少上造和大上造這兩個境界,修士甚至可以幾天幾個月甚至幾年才睡一次覺而不感覺到疲憊。

至于到了鼠一如今的境界,更是可以數百年都不睡覺而依然精力充沛。

但鼠一從來沒這么做過。不光是他,別的修士也鮮少會這么做。至少鼠一沒有聽過或是見過。

修煉并不是一件沒有損耗的事。事實上,它也在不斷地消耗著修士的體力和心神。只是這種消耗往往很低,可以被修煉修煉所得抵消,維持住一個平衡。但隨著修為的越來越精進,修煉的消耗同樣也水漲船高。

到了大修行者境界,這種平衡就會被打破了。

因為低階修士的修煉絕大多數情況只涉及身體,不涉及心神。但到了大修行者境界,除了對身體的洗煉之外,更注重悟道,也就是對大道規則的感悟。這種感悟對心神的消耗極大。

對于鼠一這樣的大修行者來說,他們的悟道因為會牽涉到對于大道本源的參悟,對于心神的損耗更是可以用恐怖來形容。毫不夸張的說,因為悟道帶來的心神損耗往往比大修者進行一場生死之戰所帶來的心神損耗要更為的大,也更難恢復的多。

體力上的損耗,可以通過攝取靈氣來恢復。但想要恢復損耗的心神,卻不僅僅需要靈氣的蘊養,更需要修士徹底放空自己。

而最好的放空方式便是睡覺。

這似乎是天道寫進每個生命體的大道規則。

不是沒有人試圖找出可以取代睡覺的更好的恢復心神的方式,但至今為止,還沒有人成功過。

有一些高人摸索出一些方法,據說可以數千年不睡覺來進行修行。但這類方法只可以騙騙一些低階修士。鼠一不用多想都知道,那些修行方法是可以數千年不睡覺,但之后一覺睡下去,同樣需要數百甚至上千年的時間。這與正常的修煉方式并無本質上的區別。

還有另一些高人反其道而行之,既然無法擺脫對于睡眠的要求,那就索性在睡眠中完成修煉。

當然,還有一些高人覺得自己天賦異稟,也許可以強行違抗這種天道規則,就是不睡覺,就是硬撐著,就是讓自己處于心神消耗過度的狀態,甚至想通過這種極限的方式更好的錘煉自己的心神,但結果是,他們往往堅持了一段時間便放棄了。

有一些頭鐵不愿放棄的,鼠一聽說他們無一例外,慘遭化外天魔趁虛而入,失去了自我,死得很慘。

所以鼠一現在心中冒出了一堆疑問:

柳先生是修煉的法門特別?還是他的心神特別的強大?

至于另一種可能,鼠一甚至不敢去想。

如果占據柳先生身體的不再是柳先生,而是一只擅長偽裝的化外天魔,那人族與妖族即將迎來的,又會是怎樣的未來?

于风和东方恒虽然都在柔水派学武,但是于风却只是柔水派的普通弟子,而东方恒却是九天奇侠之首东方上的遗孤,同时是由万形派南宫万亲自指导。 柔水派在成立之初名声大震,但是如今人才没落,已经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小派。但是万形派却一直名动一方,武功自然是比柔水派高出许多。于风时不时的也看东方恒练武,虽然武功了解不多,但也看得出东方恒学的武功比自己学的高明许多,又有南宫万亲自传授指导,而自己却只能拿一本枯燥的书籍模仿着练习,也是相当乏味,于风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于是刻苦练武。

于风日夜苦练,却发现自己的武功没有多少进步,当下不解,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为什么样样都不如东方恒,为什么?他能学到那么好的武功,而我,不对!肯定是柔水派的武功太差,才导致我的武功一直不能进步!”说着将剑甩飞。

秋雨山来到雷州,看着南海的万里池塘叹道:“找了这么多年,海浪,你的名号叫做南海恶仙,我知道这是你忌讳的名号,但是这几年我实在是找不到你,所以才来你所忌讳的地方,希望你能原谅。”

杨过龙女二人正在万形派,一日卯时刚到,两名弟子在门外叫道:“师父有请两位。”杨过龙女二人一听也没多想,洗漱过后便赶去会见魏凌,魏凌在一个亭子上坐着喝茶,魏凌倒了两杯茶,向杨过掷去,杨过出掌,两茶杯变慢了一些,柔和的被杨过的两指夹住,龙女接过一只茶杯。

魏凌在亭中笑道:“好功夫!能让茶水在杯中静止,不受茶杯快速移动的影响,果真是好功夫,不愧是当年五绝西狂的神雕大侠!”

杨过笑道:“掌门就是这样请我们的吗?”两人走入亭内坐下。

魏凌道:“不瞒神雕大侠,我想把万形派下一任的掌门人交给我的刘胜徒儿。”杨过笑道:“你的顾虑我懂,你或许以为是我古墓收了你们万形派掌门为徒,但是反过来一想,不正是万形派掌门把古墓绝学并入万形派吗?”

魏凌一惊道:“这......。”还没等魏凌说话,杨过道:“胜儿这孩子,我是真的喜欢,不如就让我带出去历练历练吧!”“我同意!”独孤默走来道。魏凌见独孤默都说话,自己也就不好说什么,便点头应允。

刘预谦在少林后山待着一直是炼气和熟练自己的剑法,虽然只是修炼内功,但是和练武却是不同,修炼起来是得心应手,极其的顺畅。

刘预谦感觉体内真气震荡不止,自己难已克制,于是盘膝而坐,强制运气,不一会儿便如睡着一般,刘预谦睁开双眼,眼前出现一堆的乞丐,身后突然一人叫道:“谦儿!”刘预谦回头一看道:“父亲!”

刘预谦问道:“怎么这么多乞丐?”刘复道:“这些都是前朝余孽!”刘预谦道:“余孽?”突然自己出现在宫殿内穿着黄袍、坐在龙椅上,刘预谦说道:“刚才的乞丐呢?”彭越道:“陛下,前朝余孽已经全部伏诛!”刘预谦疑道:“伏诛?”眼前突然暗又亮了起来,在一间宫殿的卧室中,刘预谦道:“这是怎么回事?”白沁语出现对刘预谦行礼道:“臣妾见过陛下!”刘预谦急忙扶起白沁语道:“你在说什么?”突然眼前的一切又消失,见数之不尽的乞丐四处游走,各地都是一片狼藉,突然一队兵马赶来,四散开来,四处杀戮乞丐,刘预谦上前正想挡住,心中却质问自己道:“为什么我会在乎这些乞丐的死活?”话音刚落,刘预谦惊醒,立即起身来到河边,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

突然一名青年男子走来道:“小兄弟!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刘预谦怕生,见到陌生人离的远远的。

青年男子笑道:“我姓鲍,叫我鲍真就好!我见小兄弟似乎有心事,不如上少林祈福。”刘预谦低头小声自言自语道:“谁会去求虚无缥缈东西。”

鲍真道:“说的是,小兄弟,做事就要依靠自己。”刘预谦斜眼看一看鲍真道:“你叫什么?”鲍真笑道:“我叫鲍己没有恩怨,既然说了没问题,那江远也不再担心。

“那就走吧,我也很好奇,让三爷你这么兴师动众的,到底是什么好宝贝。”

江远跟着马三爷上了那辆轿车,其他人不知道从哪里推来几辆摩托,跟着轿车出发了。

车子一直在乡间小路上行驶,直到天色黑下来才又穿过一个村庄,来到了村子尽头的一栋瓦房面前。

瓦房里透出昏黄的灯光,还有一股刺鼻的劣质香烟味从门缝里飘出来。

一名黑衣人走到门前瞧了瞧,就见门拉开,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小个子男人叼着烟走出来,看到马三爷的时候瞬间笑了起来:

“三爷您来了,快进来坐。”

马三爷笑着点点头,带着江远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陈设简单,只有一张四方桌和几张竹椅。

马三爷笑着看向抽烟的男子,“吴老二,东西带来了吗?”

吴老二笑着点点头,“带来了。”

然后就见他叼着烟转过身去,在裆里摸索了一阵,再转身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坨黑布。

他把黑布打开,里面的东西才印入江远眼帘。

原来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铁片。

说是铁片吧,上面又布满了金色纹路,看起来很是漂亮。

江远眉头一皱,看着铁片的形状,像是一把长刀的尖端部分。

江远眉头一皱,隐约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有着这样纹理的长刀。

可一时半会儿,江远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果然,马三爷笑着对江远道:“这是一把刀的刀尖,你只需要鉴定一下是不是乾隆年间的就可以了。”

吴老二愣了愣,“三爷,我在京城的时候就找圈内大家鉴定过了,绝对是乾隆年间的。”

“不仅如此,我还找制刀大师看过,这残片的材料特殊,工艺繁杂,绝对是真品。”

可马三爷却是摇摇头,“我既然把人请来了,总要让人家上眼瞧瞧,不然岂不是白跑一趟。”

江远眼看这东西不发光,顿时明白是假东西。

可至少也得上眼看看,装装样子才能说结果。

把那残片拿过来放在手心,江远凑近仔细看了看,这才开口道:“我看不准。”

因为江远不知道马三爷和这吴老二之间是在做什么交易,也就按照圈内行话,说了句‘看不准’。

‘看不准’的意思,就是‘不真’。

一听这话,吴老二顿时慌了,他狠狠瞪了江远一眼,又满脸堆笑地看向马三爷,“三爷,我吴老二的名声您是知道的。”

“这东西我反复找人确定过,绝不会假!”

“一定是您带来这小子信口胡言,您看他才多少岁,不认识这东西也正常。”

江远一听这话,也不急着反驳。

毕竟这残片做的太像老物件了,要不是江远有特殊能力,还真不敢肯定是假的。

果然,马三爷脸色渐渐变得严肃,“江老板,你确定吗?”

江远知道,马三爷这是在问自己原因。

江远指着那残片,缓缓道:

“这块残片的断口虽然有氧化的痕迹,看起来像是老的,却是用氧化剂做的旧。”

“不信的话,用蒸馏水一泡,断口就会变得崭新。”

江远忽然笑道:“还有这金色纹理,是在材料中添加了黄金。

“可这样做会降低刀具的硬度,乾隆年间只有皇室才有资格使用明黄色,而那时候的黄,其实是一种特殊的矿物质,经过猛火煅烧之后会呈现这种金色。”

“不信的话,三爷可以把这东西拿去检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黄金。”

马三爷这时候已经眉头紧锁,他看向吴老二,声音已经变得很沉闷,“吴老二,你怎么解释?”

吴老二身子一颤,目光里满是恐惧,“三爷,我真的找了很多人鉴定过,这小子一定是在撒谎!”

马三爷目光一冷,“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是还不说真话,你,包括你在京城的产业,恐怕都没有明天了。”

金人尽锐来攻,守卒夜多遁去,她长得虽不差,身材也不错盛之朝,家世翔华,山川清晏,宜个很有钱的人了,在这里一定可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话生意特别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当世界我不在

慕容雪

当世界我不在

长生长乐

当世界我不在

不冷

当世界我不在

木木狂歌

当世界我不在

黑色水杯

当世界我不在

棠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