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吕纯阳入教》。

计划制定了一夹子,活动参加了发出的。但现在,搞子上却没有

就在羅策攻打陶謙的時候,各地諸侯也沒有閑著。曹操兵進南陽攻打袁術,這兩人在諸侯會盟的時候,多有不和。這回曹操可謂是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以袁術之能,自然無法阻擋曹操進攻的步伐。此時,曹操麾下有諸多人才: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樂進,皆是大將之才。連王佐荀彧、鬼才郭嘉也已經出山輔佐曹操。雖然現在曹操的勢力不大,但已經呈現出爭霸天下的潛力。

袁術兵敗南陽,無奈之下,只能前往壽春,然而壽春已經被羅策占領,由華雄親自鎮守。在兵力不足的情況下,袁術不敢惹華雄,只能繼續往南占領廬江。

除了曹操之外,袁紹和公孫瓚依舊打得難分勝負,但袁紹并沒有停止進攻的步伐。他一邊應付公孫瓚,一邊讓麾下大將顏良帶兵占據并州。自從丁原死于呂布之手后,并州再無人能夠抵擋袁紹。袁紹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便成為并州之主。

如今袁紹占據了并州和冀州,是除卻羅策之外,唯一掌控兩個州的諸侯。

袁紹奪取了并州,公孫瓚也沒有閑著。他本為北平太守,但自恃武勇,不聽從幽州刺史劉虞的命令,與劉虞交惡多年。

公孫瓚出兵攻打袁紹時,劉虞絕其軍糧。兩人成見日深,遂至刀兵相見。劉虞兵素不善戰,攻公孫瓚所居薊城不下。公孫瓚選猛士數百人,因風縱火,向前猛沖。劉軍潰散,劉虞與其官屬逃至居庸縣,公孫瓚圍而攻之。三日城破,俘獲劉虞及其妻子。不久,公孫瓚以劉虞曾與袁紹圖謀稱帝為名,將其斬首。

劉虞死后,公孫瓚徹底掌控幽州,擁一州之力繼續抗衡袁紹。

初平四年,距離羅策攻打徐州已經過去一個多月。

陳留太守府內。

曹操正與眾人議事,雖然已經攻下南陽,但曹操并沒有滿足于此,戰勝袁術沒有讓他自得。他志在天下,攻打南陽不過是他的第一步而已。

“諸位,南陽已得,也是時候繼續東進了。”曹操知道北方有袁紹和公孫瓚兩虎相爭,圖謀北方并不是良策。因此他只能先圖徐州,然后再做打算。

“主公所說極是。陶謙老矣,并無大才,麾下也無大將,此時攻打徐州最為恰當。只要拿下徐州,我等便有逐鹿天下的資本。”荀攸同意道。

荀攸字公達,乃是曹操麾下有名的謀士,他也是荀彧之侄。荀攸行事周密低調,計謀百出,深受曹操稱贊。他的才智不比郭嘉和荀彧低,是三國時期非常厲害的謀士。

“既然如此,我等便劍指徐州。”曹操下令道,“文若,你幫我調度軍糧,確保大軍糧草充足。妙才、元讓、子孝,你們三人整頓兵馬,隨我一起出征徐州。”

“是,主公。”夏侯淵、夏侯惇和曹仁三人領命而去。然而就在他們三個走到門口的時候,郭嘉突然從門外走了進來,阻止他們前去。

“哈哈哈哈,你等都不用去了。現在再攻打徐州,實在是下策。”郭嘉爽朗的笑聲在大上抵挡不住魔气的侵蚀的话,所以,也有不少的人已经化做了人魔。

而韩景泽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他们在互相做斗的场景。

修行修的不仅仅只是修为,还是心的力量,道法不同,修炼的方向不同,但却并非是形同陌路。

而药物却只能够表面上提升他们的修为,但一遇到强大的魔气侵蚀,他们根本就无法抵挡住诱惑的力量,反而会迷失方向。

正因如此,也能够表明是他们心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精神力这般简单就崩溃,可见他们原本的天赋和悟性就不高。

这下翻船了的话可就不好说了。

韩景泽看了他们一眼,这清醒着的人也不多,看动作也只是处于下风,化作人魔的修士倒地的已经无气了,仍在眼前的却是呈现出了凶狠之色。

韩景泽瞟了一眼,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他侧身一剑飘然而来,手中的奉生剑被他随手掷出。

‘咻’的一声,奉生剑便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自半空中飞跃而来,它呈着那滔天之怒狠狠的划过。

众人的眼中只是看见了半空中那一道绚丽之光,回过神来的时候,剑光略过身边的气浪传来,让他们有些淬不及防的大吃一惊。

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却闻眼前的人魔一阵尖锐的惨叫之后,周身被一道剑光穿胸而过。

一连串‘扑通’一声,人魔身亡之后应声倒地不起,他们这才回过神来。

半空中那一道剑光实在是太快了,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其剑运行的轨迹,只是眨眼间,便片刻清除了眼前的危机。

“收。”

韩景泽屈指凝诀,远处的奉生剑便在空中折返回来,落在了韩景泽的手中。

顺着剑光离去的方向一看,他们很快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韩景泽。

他们的目光先是露出了吃惊,再来便是一阵愧疚。

先前他们这般阴险的对付韩景泽,没想到如今他还会出手救他们。和自己相比,韩景泽却显得更加的大度。

韩景泽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就冲着山上走。

看着韩景泽足渐远去的身影,他们都有些恍然。

“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

为首的那名修士闻声后,这才将目光从韩景泽离开的背影之上挪了回来。

“此地魔气汇聚,我们不能够在这里逗留了,先离开吧!”

山上魔气汇聚得更是严重,他们深受影响,但韩景泽不同,他修为强大,自然是无碍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是想变成人魔吗?”

“当然不是,一切都听师兄的。”

“此地不宜久留,刚刚你们也看见了情况了,这个地方不是我们能够长时间接触的。先离开吧!”

“是!”

未完待续!

屠娇娇叹了气,喃喃道:我早就桌子上的,人长得不但很英俊,

徐盛堂和王驚蟄聊的,是一個讓他絕對沒有想到,但卻很在情理之中的問題。

徐盛堂說,看起來問題似乎已經解決了,但我覺得依然沒有,因為誰也無法確定對方會不會第二次將手再伸向他的女兒,畢竟他們的目的沒有達成,難保不會故技重施,所以徐木白的安全似乎看起來很難得到保證。

王長生聽完,就皺眉問道:“那您是什么意思?”

徐盛堂將錦盒遞了過來,說道:“這是先前答應王先生的報酬,我們自然不會反悔,但我接下來想說的是,是否可以請王先生暫時留下來一段時間,陪在木白的身邊,如果對方真的故技重施了,也好有個防患,時間倒也不會太長,兩三月基本也就差不多了,當然了在這期間我們也會按月付給您滿意的報酬。”

王長生聽聞,先是愣了一下,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他們昆侖觀弟子可從來沒有給人當過什么保鏢,但隨即他覺得有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了自己的眼前,那就是這個活計似乎比擺攤算卦賺錢要來容易和快一些,在嶺南等著王長蓉放假然后一同回家,還有兩個多月左右,似乎嚴絲合縫的和徐盛堂的請求對接上了。

你不得不佩服人的語言藝術很巧妙,同樣的一件事,兩個說法起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結果,徐盛堂要是張嘴說我雇傭你三個月,王長生肯定就嗤之以鼻甩袖子就走了。

王長生略微一想,點頭說道:“好,兩個半月,我可以接受”

“謝謝……”徐盛堂伸出手說道。王長生跟他握了一下,忽然間坐在一旁一直沒有吭聲的徐木白,插了一嘴說道:“你們好像沒人詢問過我的意見?畢竟,似乎我才是主角的。”

徐盛堂扭頭,用著不用質疑的語氣說道:“我不詢問你的意思是因為,你得接受,出于你的安全考慮這段期間里你的身邊必須得要跟著一個穩妥的人,王先生正好合適,還有,你的任何反對都是無效的。”

徐木白攏了攏頭發,皺眉說道:“我有個條件。”

“你說”

徐木白看向王長生,說道:“不要干涉我的任何私人生活,看到的聽到的就當沒有看到沒有聽到。”

王長生“嗯”了一聲,說道:“能讓我感興趣的事,其實很少。”

說完,王長生起身告辭,他走了以后徐茂公拄著龍頭拐走了進來,徐木白上前扶著爺爺的胳膊,他揉著她的腦袋說道:“大病初愈多歇歇,不要亂走,你的身子應該還比較虛,我已經讓人給你開了個進補的方子,在家多休息幾天,工作的事不要急。”

徐木白笑道:“你也知道我閑不住的爺爺”

“這不是商量,是命令”徐茂公點了點她,然后沖著徐盛堂問道:“他答應了?”

“兩個半月”

徐茂公說道:“循序漸進也好,他這種人性子比較淡,訴求也不是很多,你一上來就跟他講進到徐家做供奉,反倒是會讓人起了反感的心思,這和談生意沒什么區別,總歸是熟了才好做,兩個半月的時間,我想應該可以讓他覺察到我們的誠意了。”

徐木白驚愕的說道:“你們想留下他?”

徐茂公淡淡的說

天音獸嘿嘿一笑:“放心,我有數,而且這樣怕死的人,讓他死掉太浪費了,以后,說不定還有見面的機會呢。”

“哥!”

陸雨突然驚呼一聲, 就在剛才,陸風體內毒素發作,暈了過去。他的眉頭緊皺,痛到話也說不出來。

“我看看。”姜柔立刻過來,用道力仔細探查,“不好,孟槐獸的毒發作了!”

姜柔將身上對陸風有效的解毒丹藥全部取出,讓他服下。

“咳咳……”

陸風咳嗽起來,嘴角溢血,藥力化開,體內毒素的蔓延速度稍有緩解,但蔓延的趨勢不變,若是繼續下去,陸風撐不過今天晚上!

姜柔道:“千鴻師兄,可否幫我一個忙?”

“你說。”

姜柔道:“千鴻師兄,林子富身上寶物不少,其中或許有解毒之物,但這些東西都在他的空間戒指里,他不死,別人就無法打開他的空間戒指,除非他自愿。”

莫千鴻道:“我明白了,小月。”

天音獸打了個哈欠:“好了好了,多大點事,稍等。”

只見它的尾巴一甩,在空中劃出一道玄奧的弧線,不遠處的林子富身形一顫,手指晃動,大量寶物從他手上的空間戒指涌出,堆在地上。

寶器、寶甲、丹藥,以及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看得眾人眼都花了,真不愧是開拍賣場的啊。

這些東西里,最多的就是靈石,從下品到上品都有,總價值不可估量。

“嗖!”

莫千鴻還沒數清楚到底有多少靈石,天音獸已經沖了出去,張嘴一吸。

刷!

兩米高的靈石堆,就這樣被它吸進了肚子里。

“我去!”莫千鴻瞪大了眼睛,“小月,你全吃了?”

“嗝——”

天音獸撐著鼓脹的肚皮,在地上滾了幾圈,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

“這么多靈石全吃下去,不會撐爆嗎?”陸雨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天音獸的原本實力是無暇境。

不過,因為它體內的傷勢還未復原,境界恢復受阻,這么多靈石,最后大半部分,都會消散掉。

“浪費啊!”

莫千鴻仰天長嘆,這么多靈石要是給他,能增長多少功力啊,至少可以恢復到原先的水平!

姜柔來到剩下的寶物旁邊,查找起來。

“太好了,真的有!”

姜柔拿起一株紅光艷艷的小草,小草有九片葉子,每片都如鳳凰之羽,閃動著獨特的紋路。

“柔姐,這是什么?”陸雨問。

姜柔道:“這是離火草,生長在熔巖底部,雖不算罕見,但也不是常見之物,特別是這種千年以上的。它可以灼燒大部分毒素,有‘百毒天敵’之稱,只是藥效強勁,若是身體太差的,還沒把毒化掉,自己就先被燒死了。”

陸雨道:“那我哥他撐得住嗎?”

“陸大哥是完全沒問題的,就是后面一段時間會比較虛弱,而且這離火草也并不能完全解去孟槐獸的毒,只能給我們爭取時間,讓我們趕到百靈宗,由我父親進行醫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吕纯阳入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坤道阴阳行

相月

坤道阴阳行

墨淅夫人

坤道阴阳行

闲院苏我

坤道阴阳行

正是日生时

坤道阴阳行

夏沫微然

坤道阴阳行

自习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