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威胁谁(求收藏)》。

“慌什么?”林老看着呼哧带喘小军一皱眉。

“林老,移植银杏树时,在树根下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包,里面不知道装的啥。”

“哦!走去看看。”

跟着林老来到院中,银杏树树根周围的地面已经被挖空,树干绑着麻绳栓在钩机的机械臂上用来固定和移动银杏树。

我伸头往里一看,挖了能有一米多深,在树根处确实放着一个黑色布包。

“来两个人,把包拿上来。”林老招呼着工人。

“等等!林老,让我下去看看,我总觉得奇怪,银杏树种植方位错误,容易招邪祟不假,但不足以让子母双煞盯着这别墅,肯定有其他媒介。”

说完,我从包里掏出乾坤盒,又找小军借了双胶皮手套,刚要下去,二柱子拉住了我。

“我和你一起下去。”

“不用,现在是白天。”

我抬腿蹦到了坑中,蹲下来看了看眼前的黑包,天禄玉佩没有发出任何示警,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从包里掏出五彩绳,用彩绳在包上面摆了个五角星,每个角用一枚花钱压住,一个简单的克制邪祟的五行阵法。

伸手慢慢扯开布包的一角,一股浓烈的黑气冒出,我赶紧掩住口鼻,还好有准备,不然吸入口鼻中,又得病一场。

见黑气不再往外冒了,我打开布包后惊愕不已,里面是一个别墅,造型和林老家的一模一样,就是缩小版。

不过我清楚,这是烧给死人的,因为这别墅是用秸秆和生宣纸轧制而成,我端起来打量了一下,见里面有张纸条和一绺头发,伸手掏了出来,纸条上面写着丁酉、甲辰、戊午、丁巳,这是生辰八字,又看了看那绺头发,林老家的疑惑算是解开了,但我却陷入了危机。

我把小别墅重新放回包里,用五彩绳捆好,让二柱子把我拉了上去。

“杨涵,我看那包里好像是....是烧给死人的房子。”林老声音有些发颤。

我点点头,坑才一米多深,下面情况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林老,您今年贵庚?”

“虚岁六十五。”

“1957年4月16日9时生人。”

林老微微一笑:“果然是阴阳道的高手,连我的出生时辰都算出来了。”

一旁的林瑶更是瞪大了眼睛,张着大嘴看着我,眼神中多了一丝崇拜。

我诚实地摇摇头:“并不是我算出来的,我现在还没那本事,咱们进屋说吧。”

“切!”林瑶冷哼一声,先转身走了。

林老一脸无奈地看着我,拍了拍我肩膀:“年轻人很诚实,我很欣赏。”

回到林老的书房,我把黑色布包打开,等林老看清楚纸扎的别墅后,眼中闪烁着无法遏止的怒火,我掏出里面的纸条和那绺头发递给林老。

“这纸上是您的生辰八字,这绺头发应该是昨晚母煞的,两者一起放在按比例缩小的纸扎别墅内,就起到了媒介的作用,她认为是您毁了她们阴宅,盖起现在的房子,她们母子才会流离失所,不把你们都害死,是不会罢休的。”

“啪!”一声!林老的右手重重地的解惑。

韩度理了理思路,才说道:“在殿下看来,家就是国,国就是家。毕竟是家天下嘛,如此认为也是正常。不过在臣看来,皇家收入和国家收入是一定要区分开的。”

“为什么?”朱标就是不明白这一点。

韩度伸手虚按了一下,示意朱标稍安勿躁,“其实这也不是臣第一个如此认为,历朝历代以来,一直都有着区分皇家和国家收入的。比如说赋税,赋就是皇家的收入,而税则是朝廷,也就是国家的收入。”

朱标点头,这一点他也是知道的。

可是大明朝立国十几年,从来就没有区分过赋和税。收当然都是收了的,只是归属上都是全都被朝廷收起来,归于户部。皇家要用钱的时候,直接找户部调拨就是。

“朝廷把赋税都收上来,放在户部。而皇家需要花钱,就从户部调用。殿下,这或许在现在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将来,这一定会成为皇家的一个隐患。”韩度斩钉截铁的说道。

朱标见韩度说的郑重,诧异的问了一句,“应该不会吧?”

会不会心里要有点数。

有钱无难事,没钱万事难。

老朱要是有钱,那里还容得下北元继续苟延残喘?早就起兵百万一次性,将其平了。为什么在卧榻之侧,还要允许这死敌酣睡?

就是因为力不从心而已,说白了就两个字,没钱。

韩度叹口气,继续解释道:“现在赋税归于国库,在殿下看来没有什么影响。那是因为皇上气吞六合,威压天下。皇上吩咐的事,朝廷再难办也要办,皇上说的话,再不好听他们也要听。而且殿下也有足够的威望,能够压服群臣。”

“但是殿下不会以为群臣就会一直处于弱势吧?”韩度见朱标陷入沉思,便继续说道:“皇上可以乾纲独断,将来殿下也是可以,但是殿下能够保证下一代、下下一代帝王也可以?群臣能被皇上压服,能够被殿下压服,难道就能够一直都伏低做小下去?”

韩度两眼透着精光,嘴里的话像是在肯定一个事实,“如果有一天,帝王没有足够的手腕压服群臣,被群臣反客为主了,那皇家该拿什么出来应对?”

朱标有些反驳韩度的话,但是他挪动了几下嘴唇,最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知道韩度说的是事实,博览群书的他知道。历朝历代以来,每一个王朝在建国之初,对于百官都有着绝对的威势,但是在每一个王朝末期的时候,几乎都是百官反客为主,处于强势地位。

这是历史规律,不以个人的影响为转移的。

朱标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你认为应当如何?把赋收归皇家?”

韩度轻笑一声,看朱标的眼前闪过一丝轻蔑。朱标虽然聪慧过人,见识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毕竟没有经历过信息爆炸的时代,和韩度比起来还有一些差距。

赋,这个东西,才能够收上来几个钱?

弘历那家伙一个永不加赋的旨意,便赢来了天下百姓的称赞。难道这他真有这么大方?其实不过是赋这个东西,一年收不上来多少银子,不被他放在眼里罢了。要不然,你让弘历永不加赋试试,第一个就要把说这话的砍头。

不禁很好奇,“老腔”究竟何以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

此刻李言體內正像典籍中描寫吸靈那般,讓他不由驚駭,難道癸水真經也是一種極端的邪修功法不成。

而此時他體內水靈力缸已漸漸滿了起來,然而那股吸力并沒有因此停止,就在李言擔心受怕中,那些駁雜的靈力在水屬性靈力缸滿的剎那,突然分成四股,紛紛向旁邊木、火、土、金四口靈力缸源源不斷投身而入,尤如化成四道彩虹,李言急忙神識沉入體內,片刻后長出了一口氣,暫時放下心來。在他神識掃視下,從水屬性靈力缸中分出的四股靈力已分別化成木、火、土、金四種屬性注入各自靈力缸中,這些駁雜靈力在注入四口靈力缸后,靈力缸內升起一陣翻涌,然后在李言驚愕神識中,那些本是駁雜的靈力已然純凈無比,與自己體內原先靈力并無區別。

難道癸水真經真的可以吸收別人靈力?李言腦中閃過這種念頭,也或許是否這古怪的藍色菱晶內的靈力也有另有洞天,可能與真正修士體內的靈力有所不同。

藍色菱晶里面仿佛擁有無窮的靈力,在李言快速收回體內靈力后,體內水靈力缸上的旋風并不停止,而是旋轉到了一種令李言心驚的地步,更多的靈力從藍色菱晶中不停歇的灌入李言丹田紫府,李言已有種撐飽的感覺。

李言眼見自己小腹如同吹氣一般已高高隆起,心中大驚急忙調用體內靈力試圖切斷與藍色菱晶的聯系,但靈力只要一接觸那股旋風,立即化成旋風的一部分,絲毫起不了半點作用。李言后背頓時涌出大量汗水,這樣下去自己倒是入先前一般無二了,都是一死。只不過先前是“餓”死,現在是“撐”死。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二息后腹部又是高出了幾分,他頭上已密出層層汗水,丹田陣陣劇痛已然傳遍全身,焦急中腦中忽的靈光一閃“現在是無法切斷外部來源,但自己剛才可是依然能夠調動靈力。”想到這,他再次嘗試調用靈力,一試之下心中一喜,體內靈力果然還在操控之中,只是不能接觸那條旋風柱。

李言強自凝神,平息了一下起伏心緒后,急忙按照癸水真經凝氣期法門運轉起來。

李言的解決方法也很簡單,只不過以前從未出現過類似狀況,一時間慌了手腳,既然癸水真經依然可以調動,那么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多余的靈力當作沖擊境界來用,這樣也許可以解決靈力撐飽之感,之所以有撐飽這種感應,就是自己體內靈力缸已無法容下更多的靈力,如果想要靈力缸增大,只有晉級才行,即使晉級不成,這些多出的靈力也會在沖擊境界關口中消耗殆盡。

藍色菱晶不知倒底是為何物,隨著李言開始沖擊凝氣八層中期開始,靈力開始大量消耗起來,但藍色菱晶其內靈力依然如無窮無盡一般,只是藍色光芒開始慢慢黯淡,其內核黑色之光卻是越發明亮,此刻再加上生死輪內幾倍濃郁的外界靈氣,李言體內靈力如翻涌激起千層浪的潮水,一浪接著一浪,一股接著一股,層層疊疊,前赴后繼的撲向那層壁壘,在這持續不斷沖擊中,李言耳中聽得一聲“波”輕響,撲向壁壘的靈力潮已沖跨了大壩,繼而漫了堤壩,后面更多的靈力潮蜂擁而來再次將大壩浸過,潮水繼續升高。

李言只在十幾個呼吸后已達到了凝氣八層中期,他本來才剛進入凝氣八層初期頂峰幾天時間,按照正常速度修煉來說,至少需要二個月以上才能沖擊凝氣八層中期,但短短幾天內他竟再次提升,但這遠遠沒有結束。

隨著癸水真經的瘋狂轉動,更多的靈力不斷沖擊后面更高堤壩,藍色菱晶也仿佛是一個永無止盡的動力源,讓李言獲取源源不斷的靈力潮。

“波”……“波”……“波”…………

凝氣八層中期,凝氣八層中期頂峰……凝氣九層初期,凝氣九層初期頂峰…………

半個時辰后,李言的境界停留在了凝氣十層初期頂峰。李言睜開雙眼,在剛才最后沖入到十層頂峰時,那股旋風陡然中斷,體內靈力潮竟慢慢的下沉而去,好在此時已是在他沖擊最后關頭,李言迅速調用本身靈力,瞬間邁過了凝氣十層初期頂峰這一關卡。感受著體內前所未用的澎湃靈力,李言心中激動,這趟生死輪算是來對了,即使最終沒能進入前三名,只要達到球心位置保住性命也是賭對了,僅僅半個時辰,頂上他在外面苦修一、二年之功。

望了望膝上藍色菱晶,李言一呆,此刻那枚藍色菱晶已變成了灰色,原來的黑色內核也亦變成了一點黑色,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這枚藍色菱晶此刻在李言感應中如同一個耄耋老人,仿佛風一吹便能吹散后化作一縷輕煙消散一空。

不是李浮塵心狠手辣,而是這個世界對他心狠手辣!

若不是他,李浮塵如何會卷入這場風云之中,會過得這么苦。

小青看了自己師父一眼,沒有搭理,倒是孫小小看著那座山峰的方向,再看了眼李青山道:“富人思來年,窮人思眼前,如今帝位未定,我們都是窮人!”

李青山沒說話,倒是李玄寂搖頭感慨道:“姑娘你路走歪了!長此以往,必生邪念!”

孫小小直接回道:“待到爭帝后,你青城山未滅,你未死,再來說這個吧!”

“小姑娘這境界,可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威胁谁(求收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梦莲花

初九哥

大梦莲花

一蓑烟雨dj

大梦莲花

田馨爸爸

大梦莲花

肥皂快乐水

大梦莲花

烟淼

大梦莲花

farfadet许